创业公司面临生死战:怎么样困境、破局与求变

网贷云互金2020-02-13 11:37:12来源:www.scssw.org 阅读: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内容正文顶部

今年春天,对创投公司来讲还有点冷。

中小企业面临的是飙高的运营成本和紧缩的收入,对于他们来说守住现金流,就是守住企业生命线。为了守住留出超过9个月现金流,他们首先要做的事情就是“多融资、找贷款”,而在此过程中,融资方式和业务模式也在悄然发生改变。

困境:收入或减半 但需保守留好9个月现金流

对创业公司来说,现在现金流就是生死线。只要关注创投消息的人,就会发现包括王冉、朱啸虎、吴世春在内的多个投资人在近期的公开发言中,也无一不谈及严控成本、死卡现金。

疫情改变了现金流的计算方式,春节期间,智能 AR眼镜研发商亮亮视野创始人兼CEO吴斐和他的团队几乎没有休息,除了穿梭在库房和卖方间调配库存,其他的时间都在和团队制定疫情应急预案。在他看来,“一切得按照非常差的预期来做”。

他判断疫情期间肯定会收入减半,“

那么团队就需要特别仔细去商量的第一件事,就是怎么保证公司在最小成本下继续生产。因为疫情下,不管是沟通成本,还是运输成本肯定是增加的。”他对记者表示。他表示,如果疫情不幸延续至3、4月,那么会考虑全员降薪,因为目前人力成本占公司运营成本的大部分。

类似的,以芯片和模组为主要产品的主动降噪解决方案提供商安声科技的创始人兼CEO刘益帆也对记者表示,目前上下游工厂仍处于不开工的状态,“幸好我们节前囤了一批货,否则会耽误产品交付”。虽然目前疫情对公司的影响暂未显现,但他表示目前无法开展新业务,这导致收入的减少是无法预估的。“你都不敢出差,就算去到了有意向的合作方那边,人家也不敢接待你,对吧?

“保守来说至少3个月业绩会低于预期”,泰合资本管理合伙人郭如意判断。郭如意解释称,理论上,每年一季度的低业绩对很多公司冲击相对还好,但今年不一样,各种因素叠加下出现了新的变化。以春节家电销量和销售额为例,今年各个品类同比去年春节消费下降了50%,其中,空调下降最为严重达70%以上。同比的数据有了这样大的下滑,后面要把掉下去的量拉回来,压力很大。

而在这场现金流“生死战”中,有些行业形势更为严峻。郭如意分析称,目前有几种行业对于现金流尤其敏感,包括餐饮在内的线下消费场景,以及其他需要线下交付的服务,这些行业可能需要更长的时间恢复。

一家小餐馆的企业主对新京报记者表示,春节前他们花费了20万囤了大量的生鲜产品,遭遇疫情后也不得不被迫关店。“只能看着肉和菜慢慢烂掉,小店面不赚钱,撑不到3个月”,他对记者表示。

针对需要线下交付的服务,郭如意举了个例子,如果一个需要提前预充值来消费的线下服务场景,用户觉得未来挺长一段时间都不在这里消费了,要想办法把钱取回去,可能会遇到所谓刚性兑付的这种风险,企业的现金流就会受到极大的影响。

“留好9个月的现金流,这也是一个绝对最保守的预计。”郭如意建议。

破局:融资、贷款需加紧,战投、可转债是新机遇

对于很多企业来说,如果不依靠融资,即使是最保守的留出9个月现金流的要求也很难达到。

为中小型实体企业提供金融服务的91金融董事长许泽玮整个春节格外的忙碌。“往年我们春节前后的两个月都是业务的淡季,尤其是往年春节假期后第一周几乎没有业务,毕竟中国人一般是刚过完年不太会跑来找银行贷款,但是今年不同,在春节假期期间就有很多企业来找我了,我非常直观地感受到娱乐、餐饮、文旅等行业目前的资金压力非常的大。”许泽玮说。

“一个饭店运营一个月需要500万,正常情况下饭店不需要贷款就能维持,而因为有了疫情,他们会做出一个判断,企业可能会亏损三个月,维持现金流还需要800万,如果融不到资,他们就会通过贷款的方式让企业活下来。”他说。其他企业也类似,很多企业都是在疫情发生之初就预知了未来的冲击,申请贷款来保住现金流。

目前实体企业主要靠贷款进行融资,而一些以往主要依靠股权融资的科技型企业也开始尝试债权融资方式。吴斐表示,除了一些国家的定向补贴、减免,贷款融资是优先于股权融资考虑。“目前已经有一些银行在进行对接”,他表示。

就刘益帆观察,一些高新技术企业账上的资金仅仅达到了三四个月。高新技术企业中,无论是大数据、AI还是先进制造,现金流都较弱,因为这类企业在形成商业模式后的现金流的收入不会像互联网公司一样大,很多高新技术企业在C轮以前每年的营业额都很小。

“除非融资能够比较顺利,如果融资不顺利的话,我们这些高新技术企业的公司都不好过。”刘益帆表示。刘益帆的安声科技本来计划在2020年3月份开始新的一份融资,如果因为疫情在3月不能开始正常的出差,那么投资相关的对接和尽调工作也将无法开展。这种情况下,即使公司的账面还有超过一年的现金流,也不敢贸然展开新业务。

市场上开始出现可否进行线上投资尽调的声音。针对记者提出的“可否通过线上开会、匹配直播厂房方式”来代替现场尽调,刘益帆无奈表示这样的方式并不适合从事主动降噪业务的公司。“很多降噪的效果需要在实地去听,很多声音无法通过通讯设备传出,也就无法展示公司的价值”,他说。

不过事情也不是毫无办法,刘益帆想到了调动储备的资源。去年一些投资机构对公司感兴趣,已经提前看过了办公室、实验室、工厂,只是因为不是融资窗口期没能合作,而现在可以找这些机构提前聊一聊。

“我们见过非常多的创业者不希望被战略投资人控制。但很多的战略投资人现在更多是为了生态布局,也未必是一定要去控制企业。尤其是在现今市场环境中,保持原有投资节奏和相对活跃度的战略、产业投资人占多数”,郭如意说。

“对于投资人来说,2020年的形势同时也蕴藏着很多的特殊机会。”易凯资本王冉在其公开信中提示。他表示在某种意义上说,现在就是一个全中国带有普遍性的special situation(特殊情形)。一大批优质的民营企业(尤其是消费者服务领域的企业)都会遇到巨大的现金流压力,都需要雪中送炭,而国有商业银行机制所限难以快速出手,这个时候其实正是市场化的股权投资者和可转债投资者的天赐良机。没被Uber和Wework打下来的估值这次很可能会被冠状病毒打下来。这不是发国难财,也不是趁火打劫,而是抓住机会做对被投公司和LP都有帮助的双赢交易。

求变:砍掉烧钱业务、把握线上化机遇

“疫情带来的休克某方面而言是好事,促进底层思考,让所有的讨论回到本质,每个项目到底是不是在创造价值,服务的是真需求还是伪需求,很多事情变得清晰起来。”熊猫资本创始合伙人李论在微信朋友圈发布了一张视频会议的图片,并表示复工三天就开了6个已投项目的管理会。

在这场疫情中,熊猫资本不是唯一求变的机构。吴斐表示,目前公司针对一些医院和医疗机构的远程指导需求,针对性地提供了基于AR眼镜的远程医疗查房服务和远程医疗急救服务。” “远程急救主要是用于急救的黄金30分钟,全科医院在医院本部,而患者却在急救车上,利用AR眼镜的远程指挥,可以使得急救更加高效”,他解释称。吴斐表示目前新业务已经服务了二十多家医院,一定程度上缓解了医院防护服、口罩不足的问题。

类似地,欲飞舞蹈中心是一家北京的连锁舞蹈教学中心,此前的教学方式是线下舞蹈室,在复工之后,公司将教学方式改为了线上直播教学,舞蹈老师远程进行指导。

在郭如意看来,在线教育行业、游戏和内容等领域有可能因为疫情带来大量用户使用习惯的迁移,像2003年非典对淘宝的影响一样。

除了开展新的业务,公司原有的业务也要做出改变。首先,郭如意建议砍掉烧大钱的业务是头等大事。“如果你的业务还有一两个是一个月烧掉上千万或几千万的,建议立刻考虑是不是要把它停下来,哪怕它未来有可能给你带来巨大的收入。如果主营业务就是很烧钱怎么办?可能你要重新想一想,业务模式设计是不是有问题,有没有可能通过调模式来改善主营业务的现金流。”他表示。

与此同时,他建议还要撤掉不产出的员工,以及减少不效率的探索。所有创业者不要只看市场前景有多大,更重要的是要去看探索的业务毛利与现有业务毛利之间怎么去选择才是最优选。

梅花创投创始合伙人吴世春则公开提示,很多行业都会出现剩者为王。在这次危机中,有些体质比较弱的企业可能会消失。

“每一个中小企业、每一位创业者,在提高对疫情和行业的认知力之外,还需要有一个很强大的心力。在心态上做好准备,稳定军心。转变心态,把每一次危机,都当做一次历练,随时做好变化的准备。如果创业者能够赢得这场考验,将会得到市场巨大的奖赏。”吴世春表示。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内容正文底部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网贷云立场,本文遵守转载声明,转载请注明来源。